斗篷人脸色微沉,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

“移山之术?不,好像只是单纯的机关。”

斗篷人转过身,望着裂道的尽头,淡淡出声:“你似乎很擅长装神弄鬼?”

“我本就是鬼神,何必去装?”

裂道尽头的声音充斥着戏谑与狰狞。

斗篷人再是摇头:“这世间,不存在任何鬼神,就算有所谓的仙魔鬼神,那他也不过是特殊一点的人而已。”

“心态不错,但你这些话除了显示你是那么的无知外,并不能再说明什么。”那声音的戏谑声不减,同时又冒了一句:“你不是说不相信这世间有鬼神吗?来吧,你过来,到我这来,你来了,就能看到真正的鬼神了。”

“好拙劣的激将法。”

“怎么?不敢?”

“这并非敢不敢的问题。”

斗篷人转身看了眼身后封死的山体,淡淡出声道:“不从你那打开机关,我想要穿山,也非易事,虽说我能将山破开,但恐消耗过多力气,我这身气力,还得留着对付大会的人呢。”

“你说什么?你要对付大会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裂道内的声音突然爆笑起来,接着满是嘲讽道。

“就凭你也想对付大会?简直是痴人说梦!你了解大会吗?”

斗篷人摇摇头:“不太了解。”

“那你还敢说这种大话?”

“那你觉得大会……了解我吗?”

斗篷人反问。

那声音顿时沉默了。

“罢了,我也不愿在这里纠缠太久,还是尽快出去吧。”

斗篷人仿佛失去了与那裂道深处的人交谈的兴趣,突然迈步,朝裂道深处走去。

随着斗篷人的不断靠近,空气中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浓郁。

不光如此,地上也逐渐出现了血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