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3.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的女人

刘竞阳的头还在流血,我来不及顾及他们为什么打人,也没心情想孙园园和郑艺菱为什么会和他们在一块儿,我抽出桌子上的纸巾捂住他的伤口,“你没事吧,你在流血,得赶紧去医院。”

我扶起他刚走了几步,于猛揪住了刘竞阳的衣领,恶狠狠地说:“走什么走,账还没算呢,敢动我们老大的女人,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!”

说罢他举起酒瓶子又要打人,我下意识用手挡住刘竞阳的头,下一秒我就感到手上传来一阵麻痛。

于猛吓的大惊失色,酒瓶子掉到地上,程天涯踹他一脚破口大骂:“猛子,你特么往哪打呢,没长眼吗?”

于猛他们好像很怕程天涯,脸色都变了,赶紧冲我唯唯诺诺:“对不起嫂子,我不是要打你,我是要打这个泡你的色鬼,你别生气啊。”

刘竞阳这会儿都已经晕了,怕是被砸出脑震荡了,我用了用力稳住他,没有理会于猛的道歉,架着刘竞阳去拦出租车。,

经过程天涯时他抓住了我的胳膊,声音略带冰冷道:“程小爱,不许走,你......”

“滚蛋!你们都滚蛋!”不等他说完,我一下子甩开他的手,冲着他们一帮人大叫,把周围人的目光也都吸引过来。

那一刻,我鼻子酸酸的,觉得自己好像一只卑微的蝼蚁。

我忍着要夺眶而出的眼泪,到街上拦了出租车,带刘竞阳去医院处理伤口。

他的头顶破了一条大口子,还有些轻微脑震荡,医生问是怎么伤的,我说是叫人用酒瓶子砸的。

那医生岁数挺大的,也是个话痨,一直说个不停,“这样啊,我还以为是你们小两口打架呢,昨天就来了一对儿,两口子为点儿小事吵得不可开交,女的一棍子轮过去,男的眼睛都看不见了,你说说这值得嘛,不打日子就不能过了?现在的小年轻啊,真是......”

他后来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在意,反正都是些教育人的话。

医生刘竞阳打了破伤风,缝了七针,然后又把半个脑袋套上了那种网状的绷带,因为有些脑震荡,所以要留院观察一下,如果第二天早晨醒过来,那就是没事了。

这一夜,我一直守在刘竞阳床边,太困了,趴在床边就睡过去了。

半夜被尿憋醒,我醒了过来,看了眼刘竞阳,他睡得正香,医院里空调开的挺低,风有些凉,我给他掖掖被子,转身去上厕所。

医院走廊里很安静,没有人,我脑海中就窜出好多恐怖片中的画面。

据说好多恐怖片都是在医院里拍的,因为医院里经常死人,阴气重,最容易出效果。

想到这里,我突然有种想往回走的冲动,但是又实在憋得厉害,只好壮着胆子往前走。

可是有时候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,我刚走过拐角,就看到走廊长椅上躺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我吓得赶紧往后退了几步,可是长椅上的东西居然动了动。

我正在想这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,或者是太平间里哪具尸体诈尸了吧,那东西就坐了起来,这时候我才看清楚,原来是程天涯。

他怎么会在这儿?

他揉揉眼睛,问我: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我刚才要跳出来的心平静下去一大半,看到是他在这儿,竟莫名感到有意思安全感,我喘口气,回答他:“我去上厕所,你怎么会在这儿啊?”

“那是我的事,你别管。”他说着站起身来,“走吧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你不是去厕所吗?我跟你一块去。”

脑子有毛病吧,上厕所还要跟我一块儿去。

我站着没动,他可能是猜出了我心中所想,挑眉说道:“你想到哪去了,我是看你胆小如鼠的,上个厕所都要吓死,你不是最怕黑吗?所以跟你一块去,别人还没这殊荣呢。”

听他这么说,我心头颤动了一下,他还记得我怕黑。

可是一想到他小时候对我做过的事,我不的嘟囔一句:“知道我怕黑还把我关小黑屋里。”

“你嘀咕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上完厕所后,他说楼道里冷,他要进来睡到病房里,我想起他刚才睡在长椅上的样子就想同意,但是转念一想于猛肯定是经过他同意才打刘竞阳的,我就不想让他离刘竞阳太近,说一句没位子了,关上病房门接着睡觉。

可是刚过了大概十分钟他就进来了,不知在哪找了床褥子,铺在地上就呼呼大睡。

这......有哪个总裁是这做派?打地铺都能睡着的大老板估计只有程天涯一个。

第二天一早我醒来,刘竞阳还睡着,病房里已经没有了程天涯的影子,褥子也不见了,大概是走了吧。

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待一晚上。

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,刘竞阳醒了,我赶紧叫来医生给他检查,好在没事了,就剩下皮外伤,一个星期以后拆线就可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