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4.程天涯,我喜欢你(别订这章,发重了)

异国他乡,月色朦胧,我怕我再看下去会沦陷在他的眼神里,赶紧低下头,抠着手指头说:“咱们回去吧。”

我刚站起来,却又被他一把拉住拽回去,顺势将我拉进他的怀里,他的唇就那样贴过来。

我心脏咚咚的跳,大脑一片空白,条件反射想推开他,可他却把我搂的越来越紧,他撬开我的唇角,舌头滑进去,很有力度但不失温柔,他口腔里淡淡的烟草味弥漫在我嘴中,竟让我有一瞬间的失神,很贪恋他的吻。

这是他第一次像吻一个恋人一样吻我。

我有些喘不过气来,他终于放开我,但是却抵着我的额头,说:“小爱,你对我有感觉。”

我未答话,心里还在小鹿乱撞,有些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。

他微微扬起薄唇轻笑一声,措不及防抛给我一个问题:“小爱,你说实话,喜不喜欢我?”

此时街上正刮着些许凉风,我真希望风可以把他的这个问题带走,因为我真的说不出来我喜欢他。

我明明应该是恨他的,他将我从小欺负到大,当年不顾我的哭声求饶,狠狠地要了我的第一次,还那样没有人性的对待我。

可是我不得不承认,他变了,虽然有时还是很痞,但是已经比以前收敛很多了。

罢了,孙园园不是说,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人都是懦夫吗,既然不想当懦夫,那就承认吧。

我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,缓缓道:“程天涯,我喜欢你。”

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见?”

“我说,”我把嘴贴在他耳朵边上,大喊:“程天涯,我喜欢你!”

估计他被吵得耳朵都要聋了,立马用手捂住,然后直眼瞪着我。

我对他笑了笑,继续说:“可是喜欢又有什么用呢,我们......”

“嘘。”他突然把食指竖在我的唇中间,说: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你相信我,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。”

我把头扭过去,假装生气,“谁说要跟你在一起了?”

“你觉得你还逃得掉吗?”他开始挠我痒痒,我躲他,站起来赶紧跑。

我和他在夜晚的街上打闹着,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一棵大树后面,有一双充满嫉妒与狠厉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们。

回去之后天已经快亮了,程天涯在路上买了些早点,回去如果沈心怡问起的话,就说恰巧一块出来买早餐。

可是进屋之后沈心怡看见我们俩走在一起,什么都没说,脸上也依旧是如花一般的笑容,“天涯,你看你怎么能让客人去买早点呢,应该我去买啊,小爱,叫园园过来吃吧。”

我本来还沉浸在和程天涯吐露心声的幸福里,但是沈心怡那一句怎么能让客人去买早点将我拉回了现实,她才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。

我心中像是被刺了一下,瞧了程天涯一眼,然后回屋去叫孙园园起床。

一顿早饭吃出了火药味,孙园园很明显不喜欢沈心怡,但是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她也不明面上说出来,只是说话的时候明里暗里都是在怼她。

而沈心怡全程都是一张笑脸,没有一丝怒气,不得不让人佩服。

吃过饭之后孙园园说想去购物,沈心怡就带我们去了明洞,买各种各样的包包和鞋子,后来沈心怡拉着程天涯去看男装,孙园园终于趁这个功夫向我凑过来。

“我说小爱,咱们干嘛要跟这个女人一起逛呢,我看见她那张脸就烦,我跟你说,不要觉得她是好人,吃饭的时候你注意没,我拐着弯嘲讽她好几句,估计是人听了都得窝火,可人家呢,一点不生气,瞧瞧,多能忍,心机还指不定多重呢。”

孙园园一直在我耳朵边上巴拉巴拉说个不停,搞得我心烦,打断她:“园园,她招你惹你了,大家都才认识一个晚上,你怎么对她意见这么大?”

“老娘看人很准的好不好,这个沈心怡,我第一眼看见她就断定她不是个好货,一身的骚气。”

“你别说了,他们过来了。”

孙园园远远地白了沈欣怡一眼,然后立马换上一副笑脸,“呦,沈小姐眼光就是好,挑的衣服就是不寻常。”

沈心怡笑笑,“哪里,这都是天涯看上的。”

我下意识抬头看程天涯,却正好与他对上目光,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他冲我笑了一下。

这一天,说是在玩,还不如说是我和孙园园在看沈心怡秀恩爱,她的手一直挽着程天涯的胳膊,就没松开过,但程天涯脸上却从没有太多的表情,相反,我总觉得他的目光一直都放在我身上,因为我每次看他的时候,他都在看我。

心里膈应了一天,到了晚上,我和孙园园说我不想跟他们住在一块儿,她也同意,于是我俩说了一声,也没等他们同意,我俩就匆匆回了酒店。

躺在床上,我一直心不在焉,脑子里全是程天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