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5.于梅失踪了

我甩开他的手,拿着勺子打他的胳膊,“你这人真有意思,程天涯,你是不是双面人啊?昨天晚上沈心怡在的时候你像个疯子一样,转眼又像个流氓一样,你心里到底是能装下事,还是不能啊?”

我瞟了他一眼,转身接着做饭,正好在切胡萝卜,他拿过剩下的半截啃了一口,趴在桌子上说:“我心里能不能装得下,具体的看什么事,跟我有关系的,我记一辈子,跟我没关系的,我转眼就忘。”

“那我呢?”我问他。

他不说话了,我放下勺子扭脸看他,却正好撞上他的胸膛,他顿时捂着自己的心口说:“你,你当然在这里了,刚刚把你自己撞进去了。”他笑得好淫荡。

真没想到他的情话倒说得一套一套的,我有点害羞,小声说:“油嘴滑舌。”

吃过早饭之后程天涯说要带我去玩,但是不想带着于梅,就说要把她锁在家里,我做了他好久的工作才说通让他带上他,且不说于梅的病情现在没有好转,就算好转了也不能把她一个人锁在屋里,万一我们一回来,家里成了打仗现场怎么办?

程天涯开着保姆车,于梅在后面躺着,我坐在副驾驶上与他并排,车子一路开到了广新商厦,他要给我买几件衣服,现在已经数九了,天气越来越冷,看看自己身上穿的,也是该添几件棉袄了。

在商厦里我死死拉着于梅的手,生怕她跑了,程天涯到跟个没事人似的,碰都不碰于梅一下。

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豪,我只要在那件衣服上多停留两眼,程天涯就叫人拿下来让我去试,我只要说一句不错,还行,他立马找人包起来,一会功夫就已经买了四五件了,当然全是他掏腰包。

后来程天涯去接电话了,我看上条毛衣裙,叫售货员拿下来让我试试,我拿着裙子往试衣间走,但是想到于梅一个人在外面又不放心,程天涯打了好久电话也没有回来,我只好让于梅和我一块进试衣间,可她死活不进去,我没办法,低声哄她:“那这样吧大娘,我进去试衣服,您就在这里等着,哪也不许去,等我出来,知道吗?”

她瞪眼瞅着我点了点头,我看她现在精神稍微正常一些,就拿着裙子进去了。

这条毛衣裙我穿上有一点紧身,我不喜欢紧身的,从门缝里叫售货员拿一个大号的给我,我也没借着门缝看于梅还在不在原地。

事后回想起来,如果此时我看一眼,或者一开始就不把她一个人扔在外面,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,她也还可以活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。

这条合适多了,我站在镜子前转着照了好久,非常满意,告诉售货员给我包起来,她去开发票的空挡,我发现,于梅不见了。

我往四周看了一下,哪里都不见她的踪影,顿时心就提到了嗓子眼,卡在我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,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我赶紧问周围的人有没有看到一个身材瘦小,看上去精神不正常的女人,他们都说没看见,我在那片区域找了一大圈都看不到她,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。

大娘,你可千万别有事啊。

我在原地哭,程天涯回来了,他问我发生什么事了,我擦了把眼泪,有点不敢告诉他,因为我不确定他到底在不在乎于梅,我怕他又像昨天晚上那样发疯大喊。

可能是我一直哭惹烦了他,他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,问我到底怎么了,我哽咽着说:“大娘不见了。”

他脸上的表情收住了,眼睛里明显有焦急的神情,手颤抖着抓上我的胳膊,厉声问:“怎么回事,怎么不看好她呢?”

“我去试了个衣服,叫她在原地等,出来她就不见了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我低下头不敢看他。

他眉头紧紧皱着,着急的样子令我心碎,我抓着他的胳膊哭着说:“你先不要着急,咱们一起找,一起找,大娘肯定不会丢的。”

程天涯可能看我哭得厉害,他没再说话,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然后商厦总经理没一会儿就过来了。

那总经理看着刚四十出头,一见到程天涯跟见了祖宗似的,笑嘻嘻的问好,点头哈腰,程天涯没搭理他那些客套马屁话,直接开门见山:“和我们一块儿的一个人丢了,就在这儿丢的,你赶紧把监控调出来让我看看。”

“是是是,程总您跟我来,马上去调监控。”

画面不是很清晰,但看着还可以,我进试衣间之后,于梅就在原地对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傻笑,有的远远就躲开她,有的小孩子被她吓哭了,随行的大人就一顿臭骂,我看到这里还心酸,心里责怪自己为什么要把她一个人扔在那儿,我完全可以等程天涯回来再去试衣服的。

事情就发生在我打开门缝让售货员帮我换衣服的那会儿,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服的男人走到于梅身边,对她说了些什么,于梅就笑了,随后她便跟着那男人走了。

奇怪的是,之后商场所有的监控里再也看不到他们两个人的身影。

出了商场之后程天涯一直不说话,我也不敢出声,怕他吼我,我知道,他心里在憋着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