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.程小爱,你有脑子吗?

她眼中闪着泪光,目光一直放在我身上,瘦瘦小小的身体被两个男人架着,显得羸弱不堪。

见到她这个样子我更加责怪我自己,趴在程天涯肩头上呜呜的哭着,他搂着我拍拍我的背,看着郑光勇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人?”

郑光勇一听到他这话立马就笑了,透露出掌控全局的喜悦,他蓦地点着一根烟叼在嘴里,看着程天涯说:“很简单,商人不做赔本的买卖。”

程天涯让我坐到沙发上去,他慢慢地走向郑光勇,在与他只有一拳之隔的时候停下,语气深沉的问他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我没在意他们俩的对话,一直看着于梅,生怕那两个男人对她有什么不利,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犯病了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。

孙园园在靠近角落的地方坐着抽闷烟,从我进来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话,也很少与我有眼神交流,我总感觉她今天怪怪的,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看我似的。

“行,我也不卖关子了,我要南郊那块地皮。”郑光勇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。

我看到程天涯的嘴唇动了动,许久才蹦出一个字:“行。”

郑光勇勾唇一笑,给那俩人扔过去一个眼神,他们立马放了人,我赶紧过去把于梅拉过来,她浑身都在颤抖,看上去很是害怕,我安抚了她好久,拿处包里装的镇静药给她吃了,这才好些。

听见程天涯也松了口气,我抬头看他,他皱紧的眉头已经舒展开了,走过来对我说:“现在没事了,我们走吧。”

我点点头,看了郑光勇一眼,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他的眼神里竟充满着狠厉,我没有多想,扶起于梅跟着程天涯往外走。

可是刚走到门口,门就从外面开了,跟着进来十几个黑衣人,包间都要装不下了,他们把我们仨围了一圈。

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于梅见到这个场景,吓得一下子又大叫起来,我下意识抱住她的头,捂住着她的眼睛不让她看。

程天涯愣了一下,但随即笑笑,转过身看着郑光勇说:“呵,我怎么忘了,郑公子是最不讲信用的,亏我刚刚还真相信你了,浪费感情。”

我不知道他郑光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为了防止他使诈,我扶着于梅躲到程天涯的身边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“不是我不讲信用,是你的承诺还没有兑现呢就想走,我刚刚说了,我不做赔本的买卖,你得拿出点诚意来啊,程大总裁。”郑光勇说。

程天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,慢慢攥紧了拳头,几秒钟之后又放开,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跟那头的人说先不要签合同,南郊那块儿地郑光勇看上了。

他挂掉电话以后郑光勇笑得特别爽朗,连连拍手叫好,程天涯没有理他,拉着我的手往外走。

“站住!”那个傻逼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程天涯似乎忍不住了,嗖的一下转身大喊:“郑光勇,你个孙子到底他妈想怎么样!”

他喊得震天响,好像使出了毕生的力气,屋子似乎都被他的声音震的晃动。

郑光勇笑着掏了掏耳朵,掏出一点耳屎在手上碾碎,看着手指轻轻一笑,看着众人,说:“瞧见没,这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,喊得多响亮,哎,你们有人能喊得过他吗?你能吗?你能吗?”他挨个指着问,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。

孙园园在角落里一直抽烟,脚下的烟头已经有好几个了,她的手似乎在发抖,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,但是心里总有一种感觉,今晚的事和她有关。

程天涯一脚踢翻了桌子,一个跟头翻到了郑光勇面前,郑光勇坐着,程天涯一手掐住他的脖子,狠狠地说:“我告诉你,我当兵两年练得可不光是嗓子,练得还是身手和脾气,你不要逼我真的发飙,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一直忍着你,你不要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!”

他的手上似乎发着力,郑光勇的脸越来越红,额头上青筋暴起,他周围的人有几个冲了过来要打成天涯,在靠近他们的那一刻郑光勇伸手制止他们,他们便又退回去了。

程天涯松开了手,但还是离他很近,盯着他的眼睛恶狠狠地开口:“郑光勇我警告你,不要跟我玩,我会让你怎么被我玩死的都不知道!”

他说完之后便潇洒地转身,刚走两步郑光勇的笑声响起了,他还连连拍手,阴阳怪气地说:“程天涯,你还真是蠢啊,玩死我?不一定吧?咱俩谁玩死谁还不一定呢,我告诉你,我可是对你很了解啊,远的不说,就说近的,这个疯婆子是谁,跟你什么关系,她为什么会来到北京我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我知道你的事,你却不知道我的,我能抓住你的软肋,你却抓不住我的,你说,你能玩死我吗?”

郑光勇话音刚落,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些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?

我眼神缓缓的移向程天涯,他就像一只吃人的老虎一样,眼神里散发着寒光,握紧的拳头在微微发抖,但十几秒之后又松开了,转过头,说:“你以为你知道的就是真的吗?咱们走着瞧!”